FC2ブログ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6.1723:37

採訪 Elizabeth Burns (伊麗莎白·波恩)

◎ cw3211025 翻譯
Original TEXT:http://www.fmspankingworld.com/lifestyle/elizabeth-burns/ May 24, 2009

Elizabeth.jpg


謝謝您撥空來接受採訪。你非常善談,很難想像你靠打男人的屁股賺錢。

人們總是這麼說。他們說:「妳怎麼會嚴,妳人太好了。」但是被我打過屁股的人就不會這麼說。你如果可以給我幾分鐘的話,你也不會再這麼說了。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你喜歡打屁股?

和你及其他人一樣,從我懂事有記憶以來我就喜歡打屁股了。大概在我三四歲的時候吧,我就開始有相關的夢和幻想了。長大以後,在鄰里、學校、電影裡,只要一出現打屁股這個詞,我就會停下來,我擔心所有人都在看我,那時我以為自己是唯一的打屁股粉絲。


印象特別深刻的例子?

我記得在電影院裡看電影“礦工的女兒”。裡面有一段女主角被電線抽打屁股。我記得當時看到這裡我就很緊張感到電影院裡所有人都在看著我。這是我第一次在電影裡看到打屁股的鏡頭,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探索打屁股領域?

在1995年我買了一台電腦。於是我發現很多資訊,也知道自己不是獨特的。在那之前,我沒有太多機會了解打屁股。


你上網之後都做了什麼?

我讀了所有我能找到的資料,和別人聊天。當時資料沒有太多,我試著全部都吸收了。有一天晚上我在一個私人聊天室裡碰到一個傢伙,發現他住的地方離我只有半公里。於是我生平第一次被打屁股了。

 
第一次的感覺怎麼樣?
非常好。如果事前我考慮太多的話,我可能就邁不出這一步。我當時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笑)。但結果非常好。他進行的很慢,一個月之後才開始更進一步 。


雖然你現在是個主動,但你是從被動開始的?

長大以後,我的幻想有時候是我被打,但更多時候是其他人被打。我幾乎達到了打屁股窺視癖的地步。我當時猜想沒有其他人可以被我打,只有我挨打才能實現這個幻想。

所以我在開始的四五年裡是先做被動。有一天有人說:「如果你想嘗試打別人,請告訴我。」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做主動,但慢慢的想,為什麼不試試?

整個過程非常的自然。我們簡單談了談,然後我就按我想像的、他想要的,以及如果我在被動位置我想要的,去做了。我站在他的位置思考,給他想要的。當他從沙發上起來後說:「你不可能是第一次做主。」,而我只是按合理的去做。


然後你就成為全職的主動了?

也不全是。有時候我還是喜歡被動的位置,但更多是和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時。


你在被動的位置無法帶給你全然的滿足感,是嗎?

是的,但我覺得被動感覺也很好。我並不認為自己是“逐漸變成主”,因為我並沒有發生那樣的變化。而我也不像其他我見過的女主,是虐待狂類型的。我覺得自己不是那樣的。


因為你曾經做過被動,所以可以做更好的主?

我覺得我見過的大多數好的主動會同時是被動。


你怎麼決定做一個職業女主的?
主要是周圍的人的影響。大概有四五個人與我非常頻繁的打屁股,有一個月裡他們中的幾個說:「嘿,你應該專職幹這個。你的性格很適合。」


妳的客戶大多是怎麼樣的類型?
絕大多數是男性,但是也有女性。我客戶的平均年齡在40-50歲,但是也有更年輕的客戶。


你的服務和其他女主人有什麼不同?

我會為了打人們屁股而旅行。我拜訪他們、打他們屁股,就這樣。我沒有辦法計算出我聽到多少次客戶講他們見過很多女主人,他們試圖表達自己的需求,卻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

我專注在真正的打屁股上,是很不一樣的。我不會穿皮革衣服拿著皮鞭。我提供的傳統的家庭方式。


潛水客戶想和你溝通最好的方式是什麼?

最好是email給我一些基本資訊,住在哪裡,是不是第一次,是不是很緊張。以及他們想要什麼,什麼樣的懲罰,什麼樣的角色扮演。

我會回給他們一些資訊,介紹一下大概的流程,還有一份問卷。對有些人來說這很有用,因為可以幫他們想到一些他們沒有想到過的事情。同時這可以展開對話,讓我更好的知道他們想要的是什麼。

我會儘量在見面前提供多些資訊,這可以讓他們更放鬆。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很難的。

我記得有次,一個年輕人坐在沙發邊上,靠近門口的地方。好幾次我都擔心他會跑出去。我就會想辦法讓他放鬆,「沒什麼,我又不會咬你。讓我們坐下來聊聊。」


你有沒有覺得一些客戶羞於說出自己的幻想?

有時會。然而更多時候他們會很興奮的談他們的幻想。因為他們很少有機會這麼做。而我是可以理解他們的,願意傾聽,不會覺得他們是變態。因為我多少和他們的感覺和想法有些相像。

偶爾會有人很難說出口,我會引導他們,問問題,讓他們的心態更開放一些。我會問他們有這些想法多久了,喜歡看什麼樣的東西,那些會讓他們感興趣等等。很多人都可以指出一些他們經歷上特別的事情,老師或者保姆,造成他們的興趣。


你最喜歡扮演的角色是?

所有權威有關的角色。母親/兒子或者阿姨/外甥可能是我的最愛吧。


揣摩這些情境的關鍵是什麼?

對我來說,具體什麼角色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客戶有多入戲。特別是在母親和兒子的情景裡,對喜歡的人來說他們會非常喜歡。

如果可以入戲, 就不用擔心是否所有的事情都對或者對話是否正確。你只要全身心的投入就好,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所以一切取決於客戶的心理舒適程度,他們是否願意去放鬆並入戲。


你的網站www.elizabethburnsdd.com上有一段訓斥的錄音檔。訓斥有多重要?

訓斥是角色扮演中非常重要的。打屁股本身當然是很重要,但其他元素「舉止、訓斥」可以讓一切變的不同。我認為訓斥是關鍵。


還有什麼其他元素是客戶在打屁股角色扮演中喜歡的呢?

牆角罰站是很多人要求的。擰耳朵、煽耳光,比較少見。另一個要求很多的是咬肥。


你最喜歡的工具?

幾乎所有不同型態的工具我都喜歡。比如說佛蒙特州鄉村小店的髮刷。很重,效果很好。我還喜歡長柄的,更容易我長指甲的手使用。

我還有一支Nu-West/Leda髮刷,也很好用。另外還有一支輕一些的髮刷,適合那些想試試又不太能承受髮刷的人。


還有什麼別種喜歡的工具?

皮帶。我有一些短的輕量皮帶適合初級人士。最近從倫敦皮匠那得到一條家法皮帶,我很喜歡它抽打起來的感覺。我還有一條從 Hanson Paddle Werks 取得的州監獄皮帶、一條從 Adam and Gillian's 來的皮帶,我叫它懲罰皮帶,也都很好用 。


還有嗎?

我還有用一些家用的工具,比如小鏟子。我很喜歡用它來打和大腿交接處的部位,非常好用。還有飯匙,亞洲人用的。不過打起來很疼,非常非常有效。


我聽說很多人喜歡被打的很重,但事實上很少真的被狠狠打過。你怎麼決定每次打的多重?

最難決定是多重才算重。這是你必須不斷學習去估計的。

身體語言是最重要的指標。我在開始前會問客戶他們在打得很疼時會如何反應。如果是在角色扮演中,我會讓他們說出來情況怎麼樣。例如,如果打的太輕,他們可以表現的更調皮一點,讓我打得更重。

大多數情況下,我打完屁股之後,客戶會說:「哇,你把我推到了極限。我不能再接受更多的了。」因此我認為我把握的很好。


打屁股有一點很有意思。經常被動屁股在挨打時,一部分的他們並不喜歡這種疼痛。但一旦你停下來,他們又會非常失望。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我同意。打屁股這個動作不一定是人們真正需要的,但卻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們需要的是在挨打之前建立的期待,以及結束後的放鬆和回味。中間的部分,你必須讓他達到他幾乎不想到達的點。如果不能非常接近這個點,回頭時會失望並且後悔沒有再走遠一點。


謝謝!最後一個問題,你每次如何判斷是否成功?

客戶看上去更加放鬆,更愜意。他們得到他們期望的,並且放鬆了壓力。你可以從他們的臉上和眼睛裡看出來。我喜歡幫助別人實現夢想的感覺。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