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1.04.0321:58

紅樓夢33回手足耽耽小動唇舌不肖種種大承笞撻之藝術和脈絡解構與剖析

◎ laolll

我最喜歡的的小說spanking片斷是《紅樓夢》寶玉被笞,寶玉挨打。其父錯了嗎?真的就是封建衛道士嗎?正如魯迅先生所說:「至於說到《紅樓夢》的價值,可是在中國底小說中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點在敢於如實描寫,並無諱飾,和從前的小說敘好人完全是好,壞人完全是壞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敘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總之自有《紅樓夢》出來以後,傳統的思想和寫法都打破了。—它那文章的旖旎和纏綿,倒是還在其次的事。」寶玉的行為會要整個家族的命(忠順王絕對不是好惹的,但其父沒有想到寶玉的行為背後有北靜王的支持,是一種“王爺級的矛盾”

讓我們來剖析一下這回的一些暗藏筆法吧,原文33回寫道:
長史官就冷笑,就說你不要再撒謊了,你讓我說出來對你也沒有好處,官的那個紅汗巾子不就後來到了你的腰上了嗎?
 
那這個紅汗巾是誰的呢?北靜王,是官把北靜王贈送的紅汗巾給了寶玉,但為什麼北靜王會贈送紅汗巾給官呢?賈寶玉的回答更令人感到奇怪,說既然這個這樣的事,你都知道,那你怎麼不知道蔣玉菡已經在東郊20里外的一個叫紫檀堡的一方置了地,買了房在那兒住下來了呢?你怎麼不知道這個事呢?就把蔣玉菡的去向告訴長史官了,但我們可以想想以賈寶玉的能耐哪來這麼多銀子在紫檀堡的置地購房?那時賈寶玉根本都不當家……別忘了賈是當家的都會沒錢,只得央告鳳姐……,那置地購房的錢又是誰的呢?

而長史官冷笑著說,好,先去找一找,要找不著的話,再到你們這兒來找,就此鳴金收兵,為什麼,因為長史官已經覺察到此次官事件的主謀,知道再追查下去會引火焚身……

實際情況就是北靜王是此次官事件的主謀……

北靜王又是賈府的後盾,喜歡官的是北靜王,寶玉能不幫著辦?但能當著長史官的面怎麼和賈政言明呢(其實也不能言明)

賈政下了最強烈的決心,將寶玉打死……王夫人的痛子,見寶玉的情景。哭起亡兒賈珠,賈珠之寡妻李執也就隨之大哭,接著又傳來老太太的喘聲: 「先打死我,再打死他!……」

母子一場對話,句句撼人心魄。賈母表示了與賈政的決裂,賈政苦苦叩求認罪,又見母親抱著奄奄一息的愛孫放聲大哭。賈政環視眾人,滿耳哭聲,再見寶玉,方悔打得太過,心裏如烹如煎,口不能言,淚如雨下!

這一場巨大的風波,其中之複雜,是萬語千言也寫不清的,只覺得每一個局中人都有他(她)極合理合法的思維、感受、舉動的原由和依據,都有各自的辛酸悲痛,苦境愁腸。這兒並不再是哪個人有意要傷害誰、毀掉誰的問題,也不再是一切只為自己一個人打算圖謀的問題。我們最強烈的感覺是:他們每一個人都很可憐可敬,可歌可泣……

在曹雪芹的筆下,賈政是個十分正常的凡人,一個受傳統文化陶成的官僚知識份子,既有七情六欲,在客觀條件提供的範圍內消磨和享受著人生,同時又持有一定的信念,即認認真真的居官和做人,帶有幾分書卷氣。在任何一部作品中,只有通過對各個人物不同描寫的對比,才能真正看出作者創作的意圖和好惡。若將賈政與《紅樓夢》中其他的眾多男性,如賈敬、賈赦、賈珍之輩作一比較,他無疑是一個值得肯定的人物。否則,若一定不顧作品的時代背景而進行批評的話,那就連賈寶玉也算不得乾淨,足可以給他拚湊出絕不少於十條的“罪狀”來。

賈政與寶玉的關係,是導致絕大多數論者對他深惡痛絕的原因之一。然而仔細想一下,則我們對他這樣反感是否有點過份了?

將心比心,現在有哪一個父母喜歡不求上進的孩子?在“不樂讀書”這點上,賈政對寶玉始終是無法欣賞的。我們完全應該給予理解,更何況在這種“王爺級鬥爭”的夾縫下,其實只有通過仕途平穩才能站住腳跟,而仕途平穩前提在那個時代只有“科班出身”才是唯一出路。

在賈政眼裏,寶玉如果僅僅不肯讀書,倒還罷了,更有一層是“仗著祖母溺愛,父母亦不能十分嚴緊拘管,更覺放蕩弛縱,任性恣情,最不喜務正”(見19回),專幹出些讓前者感到出格的事。

33回“不肖種種大承笞撻”,我們可以看到雪芹以緊鑼密鼓的手法先讓寶玉在會賈雨村 “全無一點慷慨揮酒談吐”,使賈政不免感到某種丟臉;以後引逗忠順王府的優伶,延禍及於家門;逼淫母婢,以致生出“暴殄輕生的禍患”,使祖宗顏面掃地而淨。——賈政終於被恐懼壓倒而昏了頭,對兒子操起了酷刑。賈政的邏輯很簡單,正如他對清客相公們所說的:“你們問問,他幹的勾當可饒不可饒!……到這步田地還來解勸,明日釀到他弑君殺父,你們才不勸不成?!”而當王夫人抬出賈母來進行勸阻時, 賈政冷笑道:“倒休提這話。我養了這不肖的孽障,已是不孝;教訓他一番,又有眾人護持。不如趁今日一發勒死了,以絕將來之患!

在賈政看來,既然寶玉現在年紀輕輕已能幹出這些出格舉動,則將來遲早還會發生更大更可怕的事,而“養不教,父之過”,他最終難逃“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見19回),賈政就是一標準儒家式官僚,本質尚善,從精明人物的眼光看他則太迂腐了,他希望兒子寶玉讀書上進,就是現在也是正常而合理的想法,並
非自私狠毒,奈何寶玉不是主流社會要求的那種人才……

現在我們在回過來分析賈母的形象,在高鄂的續書中以焦仲卿阿母形象來寫她利慾心,冷面寡恩,竟至翻臉絕情,棄病危之外孫女林黛玉而不顧,這合乎情理嗎?續書中賈寶玉逼于父命入家塾讀書一段。賈母笑道:“好了,如今野馬上了籠頭了!”——這可能是原著中賈母說的話嗎?

實際在雪芹的筆下賈母是厚愛幼,明白事理,尤其必須注意他是寶、黛婚姻的真正支持者,否則我們將無法理解來自雪芹的下面幾個片段:

第二十五回中王熙鳳曾對黛玉開玩笑說:“「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麼不給我們家作媳婦兒?」眾人聽了,一齊都笑起來。

對此,甲戌本、庚辰本都有脂評夾批。甲戌本批說:
二玉事在賈府上下諸人,即看書、批書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書中常常每每道及,豈其不然,歎歎庚辰本批說:二玉之配偶,在賈府上下諸人,即觀者、作者皆為無疑,故常常有此等點題語。我也要笑。“李宮裁笑向寶釵道:「真真我們二嬸子的詼諧是好的。」”

庚辰本又有批說:
該她贊!

賈母說寶、黛倆“不是冤家不聚頭”,脂批便指出“二玉心事……用太君一言以定”(第29回);鳳姐合計賈府將來要辦的婚嫁大事,把寶、黛合在一起算,說:“寶玉和林妹妹,他兩個一娶一嫁,可以使不著官中的錢,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來。”(第55回)尤二姐先疑三姐是否想嫁給寶玉,興兒便笑道:“若論模樣兒行事為人,倒是一對好的。只是他已有了,只未露形。將來准是林姑娘定了

這些脂評說明,寶黛相配,是上至賈母、下至丫環媳婦在內賈府內一致的看法。同時也正是由於賈母在世的全力鼎助,賈府上下當時根本無人敢當面提出異議,實際正像紫鵑說的:“……若娘家有人有勢的還好些;若是姑娘這樣的人,有老太太一日,還好一日;若沒了老太太,也只是憑人去欺負了。”這裡暗示著真正的八十回後的情節是寶黛的悲劇應該再老太太去世後展開,老太太是賈府的福星,老太太去世標誌著賈府衰落的開始,而破壞寶黛的元兇,卻是前半部書中大家都覺得寶玉慈愛的姐姐元春……,這才是紅樓夢悲劇力量所在……

這次33回“不肖種種大承笞撻”,賈母再次顯示了其能言善辯,“我說一句話,你就禁不起,你那樣下死手的板子,難道寶玉就禁得起了?”“賈母又叫王夫人道:“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寶玉年紀小,你疼他,他將來長大成人,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著你是他母親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將來還少生一口氣呢。”賈政聽說,忙叩頭哭道:“母親如此說,賈政無立足之地。”賈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無立足之地,你反說起你來!只是我們回去了,你心理乾淨,看有誰來許你打。”可以說賈母以前其對鳳姐自誇年輕時比鳳姐嘴巧決非誇誇其談,

同時賈母的話“你說教訓兒子是光宗耀祖,當初你父親怎麼教訓你來!”透露出一個重要的資訊,就是賈政的父親在對於賈政的教育……而只聽窗外顫巍巍的聲氣說道幾筆鉤出了老人家神影活現,隨景生情,毫無牽滯。

所以可以說曹雪芹的短短幾句對話就把人物寫活真是名不虛傳,曹雪芹無愧藝術大師稱號,他是即最善於繼承又最善於豐富傳統的百世難求的奇才…。

紅樓夢。除小說的主體文字本身也兼收了“眾體”之所長外,其他如詩、詞、曲、歌、謠、諺、贊、誄、偈語、辭賦、聯額、書啟、燈謎、酒令、駢文、擬古文等等,應有盡有。以詩而論,有五絕、七絕、五律、七律、排律、歌行、騷體,有詠懷詩、詠物詩、懷古詩、即事詩、即景詩、謎語詩、打油詩,有限題的、限韻的、限詩體的、同題分詠的、分題合詠的,有應制體、聯句體、擬古體,有擬初唐《春江花月夜》之格的,有仿中晚唐《長恨歌》、《擊甌歌》之體的,有師楚人《離騷》、《招魂》等作而大膽創新的……五花八門,豐富多彩。這是真正的“文備眾體”,是其他小說中所未曾見的。

現在不少論文的冷靜的肢解的乾癟,源于我們與古人的隔膜,文學創作講究“貼著人物寫”,研究古人,也應該“貼著”而不是“隔著”玻璃板式的博物館參觀……

讓我們回到陳寅恪先生作宣導的“瞭解之同情”
以下為陳寅恪先生確立的思古標準:
對於古人之學說,應具瞭解之同情,方可下筆。
蓋古人著書立說,皆有所為而發。
故其所處之環境,所受之背景,非完全明瞭,則其學說不易評論……
吾人今日可依據之材料,僅為當時所遺存最小之一部,
欲借此殘餘斷片,以窺測其全部結構,必須備藝術家欣賞古代繪畫雕刻之眼光及精神,然後古人立說之用意與物件,始可以真瞭解。
所謂真瞭解者,必神遊冥想,與立說之古人,處同一境界,
而對於其持論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詣,表一種同情,
是能批評其學說之是非得失,而無隔閡膚廓之論。

但必須指出,在清後到民國初年,“紅學”的意義有另一層含義,士大夫階層羞談“紅學”……

俞平伯老曾回顧到 及民初,王國維、蔡元培、胡適三君,俱以師儒之身份,大談其《紅樓夢》,一向視同小道或可觀之小說遂登大雅之堂矣。

王靜安說中含哲理,惜乏嗣音。蔡、胡兩子遂平分秋色,各具門庭,考證之視索隱,本屬後來居上,及大量脂批出籠,自傳之說更風靡一時。

索隱、自傳殊途,其視本書為歷史資料則正相同,只蔡視同政治的野史,胡看作一姓家乘耳。既關乎史跡,探之索之考辨之也宜,即稱之為“學”亦無忝焉。所謂中含實義者也。兩派門庭迥別,論證牾,而出發之點初無二致,且有同一之誤會焉。

現在來看讀《紅樓夢》是一種享受,講《紅樓夢》是一種奉獻,如果要研究《紅樓夢》就是一種災難,毛主席生前對許多人說過,非讀五遍《紅樓夢》是沒有資格談《紅樓夢》,雖然筆者認為毛主席說《紅樓夢》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只看到《紅樓夢》一面,也正是舊紅學時期,“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但對毛主席的非讀五遍《紅樓夢》是沒有資格談《紅樓夢》提法本身卻完全同意。

曹氏佚稿的情節,紅學界目前遠沒有弄清。探佚之文或走得很遠,或自相矛盾,許多有很大主觀成分的猜想。要把這些探佚之文“成果”,串成完整合理的情節,還任重道遠。

當年由徐玉蘭、王文娟主演的越劇《紅樓夢》,當時萬人空巷,至今餘音繞梁。編劇在原著和續作中,只取續作而捨棄原著,前八十回中,在處理釵、黛間的關係上,揚黛抑釵,仍然按“情敵”老思路編排,絕不提原著釵、黛經過一段風波後,互相肝膽相照,盡釋疑慮與誤會,進而成為了金蘭的情節,(42回《蘅蕪君蘭言解疑癖》 45回《金蘭契互剖金蘭語》),為的還是與表現釵欲取黛而代之的思路一致。越劇改編是成功的,但也不過在《梁祝》、《孔雀東南飛》、《碧玉簪》、《孟薑女》等作品外,又加了一個感人故事;若就曹公原作的構思,則無疑是一種篡改。

王扶林導演的電視連續劇《紅樓夢》與越劇相反,選擇了儘量靠近曹公原作構思之路。前三十集是根據曹雪芹的《紅樓夢》前八十回內容改編的,儘管改編的藝術功力不到位,也還是讓許多未認真讀過原著的人以一個全新的印象,反映極好。最後六集是八十回後的情節,根據某些紅學家的一些探佚看法來編,結果反不討好,招致非議。

總之,高鄂續書讓黛玉死去、寶玉出家,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小說的悲劇結局雖屬難得,但悲劇被縮小了,減輕了,其性質也改變了,且誤導了讀者。 林語堂先生曾經在《平心論高鶚》對《紅樓夢》的高鄂續作有如下評價“《紅樓夢》的人,或偏於黛玉,或偏於寶釵。偏於黛玉的人,也必喜歡晴雯,而惡寶釵,兼惡襲人。女子讀者當中,做賢妻良母好媳婦的人,卻常同情於寶釵,而深惡晴雯,完全與王夫人同意。這裏頭就有人生處世的真理存焉。”大抵而論,阮籍、嵇康之輩,必喜歡黛玉,喜歡晴雯;叔孫通二程之流,必喜歡寶釵,而兼喜歡襲人。襲人後來嫁蔣玉函,許多男人讀者唾駡,那是另一件事,是理學妖孽之所為,因為與理學之貞節觀念衝突。大概襲人若終身不嫁,或學鴛鴦上吊自盡,必博得那些儒者的恭維。這是話外不提。我認為襲人之行為人品,比大觀園任何男子還強。何以《紅樓夢》的男子,都那樣不行,都是泥做的(賈政在內,賈赦賈,更不必說),這又是話外。

適之已承認曹雪芹確有未定稿,曹死之時,去前八十回脫稿九年。適之曾問過,這九年間,他幹什麼呢?這已見於適之的考證文字。我問適之: “他寫不出來嗎?”適之說: “大概也是窮到潦倒不堪了。”我說:“這樣他不能算為小說大家。”適之說: “其實他不能算為小說大家。大概他描寫人物,的確是天才本領,但若真正只寫八十回,在故事結構上,伎倆實太差了。”

以林老先生之敏之睿尚不能查其高鄂之惡,世人遭高氏蒙蔽久已!!再思,如高鄂之流尚能得林先生如此稱讚,若以雪芹之材,後半部不知何等精彩。憾之,恨之!

清人曰“林顰卿者,外家寄食,煢煢孑身,園居瀟湘館內,花處姊妹叢中,寶釵有其豔而不能得其嬌,探春有其香而不能得其清,湘雲有其俊而不能得其韻,寶琴有其美而不能得其幽,可卿有其媚而不能得其秀,香菱有其幽而不能得其文,鳳姐有其麗而不能得其雅,洵仙草為前身,群芳所低首者也。蓋以兒女之私,此情只堪自知,不可以告人,並不可以告愛我之人,憑天付予,合則生,不合則死也。”

今天講和諧社會,薛寶釵作為穩定和諧派開始逐漸走紅,但是我們大家想一想,林黛玉的這些人格弱點是怎麼造成的?因為在她的內心有一種永恆的焦慮,她永遠的不放心,她永遠有一種無家可歸的心痛。

可誰有能想到俞曲圓(俞平伯)公的“釵黛合一”說為我們揭開了一層雪芹筆法新的境界……

這已離題千里,在此不對釵黛合一說展開,但值得一提的是林黛玉在事後的反映耐人尋味,“此時林黛玉雖不是嚎啕大哭,然越是這等無聲之泣,氣噎喉堵,更覺得利害。聽了寶玉這番話,心中雖然有萬句言詞,只是不能說得,半日,方抽抽噎噎的說道:「你從此可都改了罷!」,寶玉聽說,便長歎一聲,道:「你放心,別說這樣話。就便為這些人死了也是情願的!」

但林黛玉的勸和寶玉的回答其實並不簡單,“就便為這些人死了”,哪些人?雪芹寫《石頭記》,明面之下有一條暗線,這暗線,舊日評家叫做“草蛇灰線,伏脈千里”, 今日之人改稱“暗線,大家是否還記得紅樓夢中有一回寫的是:寶玉和黛玉在瀟湘館,寶玉就把頭湊近了黛玉,這時趙姨娘一頭撞了進來……
為什麼?趙姨娘為了抓寶玉和黛玉私通的證據……

實際細讀紅樓,不難發現這裏“這些人”其實指得是趙姨娘、賈環……
當然話中包含了寵愛趙姨娘的賈政(但實際賈政並不是處心積慮害寶玉的人,這在上有解)趙姨娘是賈政側室,生了賈環。這母子二人,都要害了寶玉——那麼賈環就成了唯一繼承人……

賈環抓住了金釧投井的事故,在嚴父面前說寶哥哥是“強姦母婢”——這才激怒了賈政,要將寶玉打死。……

賈赦是寶玉之伯父,所謂大房,他們對賈母偏袒王夫人這邊自然心懷嫉懷恨、賈赦一次“說笑話”,諷刺賈母“偏心”。大太太邢夫人諷刺鳳姐,說其攀高枝兒——只為賈母,王夫人這邊鞠躬盡力,而絲毫不顧親公婆赦、邢這邊。  
這麼一來,邢夫人身邊自然有一群奴才下手,專門“盯”二房,充當耳目,朋比依附,挑唆生事!

賈環又與邢夫人那邊瀣一氣,共謀西院賈政,費盡心機,日有所益,月有所。
這就是紅樓夢中總是提到賈環和賈(賈赦、邢夫人之幼子)同行共坐,形影不離的道理了。

東院“大老爺”那邊伏一脈,西院二房本身側室是一脈,兩脈勾連,合力磨刀,目標就是鳳姐和寶玉,以便取而代之。

但正是大房與二房的矛盾,正室與側室的磨擦,伏下了“家亡人散各奔騰”的禍根——也引來了“外敵”的乘虛而入。榮寧二府遂一蹶不振……

“就便為這些人死了”這段看似筆,卻伏脈千里,預示將來寶黛將來的磨難將從趙姨娘開始……從此回可以看出王夫人對寶玉的慈愛和只有獨子的無奈……,如果說寶玉挨打是第一次大風波 但襲人因為寶玉挨打的對王夫人勸告卻蘊涵著第二次大風波——抄檢大觀圓。

王夫人相對而言不精明果斷,反倒是予智予雄。抄檢大觀園那一場衝突就是最好的說明了。從其物件“林妹妹”的晴雯的態度惡劣可知她認為寶玉住在園裏,遲早會發生“醜禍”——最擔心的還是他與林姑娘的“關係”……

王夫人對賈母態度中規中矩,可不過“例行公事”,並沒有什麼真感情。她口雖不言,心裏對賈母、對鳳姐是有不滿的。繡春囊—事,她居然首先判定是鳳姐的東西,可是鳳姐其實是他最得力的幹將……

同時我們可以鮮明的看出鳳姐的亂而不驚的才能和其對寶玉的呵護,我們不得不嘆服於雪芹的筆法,雖然鳳姐形象並不太好,但她是寶玉真正的“護法善神”,否則我們無法理解趙姨娘和馬道婆此前的欲除寶玉,卻連帶想到鳳姐……,我們不贊成鳳姐,但又不能不看到寶玉需要鳳姐此種矛盾真是神來之筆……

其實33回的內涵是如何也挖不盡的,今天看了《紅樓夢》寶玉被笞,我們必須反思一個問題,如何把我們spanking文學更上一層樓,能更多描寫各種情節和心情,畢竟文學的魅力還是在情節……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