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2.02.2720:53

Sting Pictures老闆 Richard O'Shea 專訪

◎ 原文:Interview with a Spanker - Richard O'Shea of Sting
      23 February 2011
◎ 翻譯:小梅
◎ 圖片皆取自於Sting Pictures(M/M打屁股影片網站)

*****

Sting Pictures是我們 JockSpank最近公布的投票中最受歡迎的打屁股電影公司,非常榮幸這次有機會我們可以訪問到 Sting Pictures的老闆 Richard O'Shea,來談談他的生活與工作。身為Sting的頭號粉絲,能訪問到Rich讓我很激動,準備了一大堆問題想請教,在 M_Spank_MStingLads這兩個 Google網上論壇中也有很多會員提出了想請教的問題。


嗨,Rich,感謝你同意接受這次專訪。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們就開始這次的專訪吧。先聊聊關於你自己,接下來再談談Sting Pictures網站或你的新嘗試Hornet Pictures

問題一:你是何時發現自己對打屁股和體罰有興趣的呢?你是很小的時候就有這類幻想嗎?還是成長過程中遇到了什麼啟發?(你是如何發現,原來在年輕男孩屁股上製造不同程度的懲罰是那麼吸引人呢?)




Richard O'Shea:當我期待看到男孩屁股被處罰的時候,我也常問自己這個問題。我是在學生時期開始的,大約是14、15歲的時候吧,我跟一個朋友打鬥,說來也奇怪,他之後成為了一個高階警官呢。

我們在教室內打鬥。那是一間實驗室,有幾個高高的木製櫃子,最上層收著實驗用的玻璃器材。我們撞到其中一個,櫃子開始搖晃,我們同時抬起頭,那個感覺就是,你眼睜睜的看著災難就要發生卻什麼事也不能做,一個大玻璃罐就這麼掉到堅硬的地板上,匡啷的碎成一片片。

非常準的,實驗室的主人這時候剛好走進來,抓了個現行犯。Wilson老師人很和善,在每週四晚上會主持科學研討會,跟學校裡其他老師不太一樣,他很熱愛教學,我們也很喜歡他。他罰我和Jimmy交一份大作業給他,我的題目是關於肥的結構!天啊,這要花多少時間才有辦法完成啊,我們在夏季學期中哪有那麼多時間,我們倆都問老師是否能有其他的"替代方式"。如同預期的,我們被要求在三點半準時回到這裡接受懲罰。這應該就是你所說的啟發。我有點害怕又有一些奇妙的興奮感。我知道屁股將會被結實的抽六下,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承受的了。但所有的男孩在那個時候都會選擇這個沒有任何抱怨,這比起"告知家長"要好太多了(上帝保佑),這是我們應得的。我先,然後是Jimmy,我們脫掉運動衫走到椅背後彎腰,六下藤條穩定的從後面抽打下來。

痛嗎?那真是該死的疼。有哭嗎?我不太確定,但我的眼睛裡充滿了淚水,也許有一些沿著臉頰落了下來,Jimmy也是。我並不恨Wilson老師,因為我真的不想在那個時候還要寫一大篇該死的論文。晚上科學研討會時,老師有些驚訝我們來了,但仍一如往常的對待我們,像其他小伙子一樣。這是一個有效的懲罰嗎?以一個年輕男孩來說,我真的不想再嘗一次那樣的疼痛了!但我想從那一天起,有一些奇妙的魔法生效了。

關於問題的第二部分,我覺得魅力一部分在於權力與控制、一部分是看到身材姣好的男孩在接受懲罰時,那個場景會喚起腎上腺素。不知道該怎麼說,也許整體綜合起來就是很有魅力。不過我覺得每個人感興趣的地方可能都不同。




問題二:你可以算是"打屁股社區"的成員嗎?你會在英國成為他們的一份子?或假設捷克也能有這樣的一個社區嗎?

Richard O'Shea:噢不,我不是,我想這個稱呼只能是禮貌性的稱呼。我有去拜訪倫敦的ClubCP,並待了一陣子與他們互動。我很高興能去別的國家拜訪旅遊,但應該不會常駐並把Sting丟給Rob一個人處理。之前我們也很歡迎旅客來Sting的工作室拜訪,但由於發生某些不可預期的狀況,我們現在不允許了。我不知道捷克能不能有打屁股社區,但我很期望布拉格可以有一個。

問題三:在你成長的過程中,是否有任何描述體罰或打屁股的文學、電影作品,不一定是很正式的,或例如漫畫、雜誌之類的作品,或多或少的影響了你?對於你經營Sting是否有影響?(如果有,可以舉例嗎?)




Richard O'Shea:幾個晚上,我在Youtube上找到一些Whacko電視劇的片段,我都忘了這齣戲裡有學校體罰了,好幾幕Chislebury School的校長將藤條扭成邪惡的弧度,威脅著Jimmy Edwards將會被狠狠抽一頓,學校裡邪惡的校長。這齣戲我幾乎只記得那些男孩被藤條打屁股的畫面了。




The Beano, Dandy, Lion和 Hotspur 這些你熟悉的漫畫裡都不時會出現有趣的打屁股或鞭打畫面,而且都不會有人覺得突兀。電影的話,像是Malcolm McDowell主演的《If》、以Borstal(英國少年犯感化院)為背景拍攝,老牌演員Tom Courtenay年輕時主演的《The Loneliness of the Long Distance Runner》,都對我有些啟發。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電影《Damn the Defiant》,很多的紀律在裡面寫實呈現。這類作品是很多的。




我一直很想在Sting上拍一個打屁股版本的《湯姆求學記》同人,但這需要很多Georgian制服與大筆預算,這很不容易。但我們有很適合拍攝的地點!希望有天可以做到...這裡有可以贊助的人嗎?哈。

問題四:Sting Pictures是如何成立的呢?你是怎麼決定要拍攝男性打屁股影片呢?




Richard O'Shea:差不多在八零年代,一個朋友跟我抱怨他找不到任何像樣的打屁股影片。當時我是個在電影電視圈工作的年輕燈光師。長話短說吧,我和朋友試著拍了第一部的短片,但拍完害怕被政府抓就藏了起來。當時唯一能取得真實情色影片的管道,是在倫敦Soho區書局櫃檯底下一片十英磅的錄影帶,而這些違法又不斷重複複製的錄影帶內容都非常模糊了,幾乎無法觀看。

記得當時所有成人內容在英國都是被禁止的。一直到九零年BBFC才制定了18禁的限制級與18R保護級等規範,英國對於成人內容的開放程度一直是落後於其他歐洲國家的。一直到九零年代中期,我們才決定再次拍攝,並取名叫Sting Pictures。接下來就是,我們自己創造歷史,我們一手打造出這個,我猜應該是最古老的打屁股癖好影片公司。

問題五:當你開始經營Sting,你的生活有哪些改變?你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挑戰?訂了哪些目標?

Richard O'Shea:在最初期我們缺乏專業的攝影器材,那些器材非常非常昂貴,所以我們利用週末假日借用工作上的專業器材來拍攝。在那之前完全只有白影片並使用16mm膠捲拍攝,完全不是一般人能負擔得起的。九零年代後環境慢慢改變,攝影器材已經普及到能負擔得起的範圍內了,現在只要一個微型鏡頭就可以拍攝1080i HD高畫質影片。而模特兒也沒有什麼大問題,這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我現在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打電話給代理商。

問題六:Sting影片背景幾乎集中在1950~1960年復古英國風格,這是因為當時背景特別適合?還是你個人偏好呢?




Richard O'Shea:我一直對古裝劇蠻有興趣的,不過五、六零年代的世界更適合我們創作的故事。我覺得五、六零年代是推崇紀律管教的高峰,當時的教育也影響著七零年代以後出社會的人。雖然七零年代以後仍有少數學校和拘留所會使用藤條,不過真實的背景設定對我們來說一直是重要、也一直在努力的。

問題七:在你的電影中常出現的場景,學校、軍事機構、或感化院(少年犯感化院或監獄),你最喜歡哪一種場景呢?(換句話說,你最想打學生男孩的屁股、還是士兵或Borstal感化院的犯人呢?)

Richard O'Shea:海軍軍艦訓練是我最喜歡的,再來是Borstal感化院生活吧。我有點軍事狂吧,據我了解最受歡迎的應該是學生生活題材,再過不久我們將要推出更多爸爸與兒子的情境。




軍校嚴打屁股懲罰錯誤行為是我列表中最喜歡的項目。

問題八:你不時也會帶我們回到十幾年前維多利亞和愛華時代的1900懲戒室,由你自己扮演的懲戒室主人Templeton Lee上校嚴格的執行懲罰。對我來說這系列影片特別有味道。你是如何發現這如此誘人的素材呢?

Richard O'Shea:簡單的說,如果你仔細去深入研究,會發現維多利亞和愛華時代嚴格的禮節中藏的情慾比起我們熟悉的歷史要多更多。像是鞭打的數量規定非常有趣,依據男孩的年齡來決定使用多粗的樺木,使用前要浸泡鹽水讓疼痛更細緻、叮咬感更重。在正式的貴族中這些規定又更多更繁複。




軍事上會在鞭打的過程中用生薑塞在肛門讓新兵臀部翹更高,軍隊或感化院也會指定挨打時要穿的服裝,例如海軍在接受懲罰時要穿薄的、純白的短褲。懲罰結束之後要去醫務室報到,挨過藤條或樺木都需要做消毒。維多利亞式的清潔,在打屁股、或光屁股接受任何處罰之前,會透過虔敬的步驟剃毛檢查。以伊頓公學為例,小夥子在接受懲戒時都得將自己的肛門睪丸全部曝露出來。

在那時期的紀律規則可能還有很多步驟或程序是我不知道的。在書中寫到感化院裡的強大傳言,紳士的財富可以購買觀看男孩或女孩得到’額外的’鞭打,如果錢夠多的話。有一件事是確定的,我們製作電影時,這時期給了我們很多靈感,在打屁股電影中添加了不少情色元素。




問題九:在1900懲戒室系列影片中,你添加了這些懲罰項目,例如小伙子要挨樺木條鞭打前先用鹽水洗屁股,或是著名的在懲戒前先將生薑塞入直腸(figging)。是什麼讓你決定要深入探討這些富有想像力又邪惡的體罰項目呢?

Richard O'Shea:我們真的做了非常多的研究,我想我現在都可以寫一本專書了。不過,我覺得所有迷戀打屁股的的人都會著迷屈辱感。換睡衣、挨打前的等待、打完的角落時間,歷史上還有很多準備儀式,包含洗澡、直腸檢查、剃毛、或塗抹加肌膚敏感度的藥膏等等。這一切都會加情色期待,雖然每個人喜歡打屁股都有些不同的原因,我們從觀眾的反應發現,打屁股前的很多步驟,可以滿足到不同人的喜好,讓影片更能挑逗情色慾望。做為一個成人影片製造商,我們希望能盡量滿足打屁股癖好中的各種迷戀。我喜歡重現這些曾經發生在某個真實生活中的片段,這過程充滿驚喜。

問題十:以我個人的觀點來說,我覺得,你與其說是成人影片製造商,不如說是情色藝術家。你覺得你自己是否為某種程度的完美主義者?我假設你對於內容的品質是非常要求的,對嗎?




Richard O'Shea:在我與同事Rob一起進入打屁股癖好影片製作之前,我本身就是一個電影圈的人。我們都與電影有長期的關係,他強項在聲音,我在視覺。說起來可能會很怪,我很少對電影完成品感到高興。這很普遍,因為大部分的導演都是使用最大預算的人,事後往往會覺得可以做得更好,但有些地方就是必須被取捨。有時候也包含時間或金錢無法支援。我為自己找藉口,我們真的扮演非常多的角色校長兼撞鐘。而在過去我只需要拿杯咖啡眨眨眼整個機制就會自然運行。我們總是力求完美,但完美不會總是發生,我們每一次都盡力維持最好的水準。就在最近,我們特別為了Jonathan Fox導演的系列故事雇用了一個全職的女孩。

問題十一:可以跟我們說說你決定將Sting的運作搬移到布拉格的原因嗎?這對Sting出品的東西是否會有些改變?不論好壞,這個決定所帶來的影響。

Richard O'Shea:與我一開始的方向不同,有好幾個原因,我們用了一到二星期搬到布拉格。一是財務因素,在英國租金與地方政府稅是很大的花費。搬到捷克來,我們工作室的租金減半,也不需要地方政府稅,尋找好模特兒也更便宜、容易,但也有些副作用。捷克的男孩往往身材精瘦結實,我們找不太到合適的娃娃臉類型男孩。人或亞洲男孩也不容易找。Sting曾經拍攝過很多不同類型的模特兒,但在捷克比較不容易找到這些男孩,有少數亞洲男孩也比較像是共產社會下、越南感覺的樣子。

我們非常想念一些英文對話的場景。之後我們開始找英國經紀公司裡的男孩,請他們飛過來,包含一些Sting的老演員。可以的話我們會多嘗試這種方式。

另一個好處事地點。捷克這裡很容易找到可以清場拍攝影片的地點,這在英國幾乎是不可能的。這裡拍攝成人影片沒什麼問題,而且價格也很合理。

最後,是因為英國政府一直不能明確的定義新的暴力情色草案條文,關於打屁股或BDSM影片,律師告訴我們,這仍然是一個灰色地帶。不幸的是,在政府的灰色地帶下經營企業感覺並不好,我們也不想讓打屁股電影打頭陣挑戰BBFC。在一些歐洲國家就沒有這樣的限制問題,我們評估搬移到捷克共和國似乎是個比較好的選擇。英國法律奇怪的地方,在於拍攝打屁股或BDSM影片並不違法,違法的是在公開發行的那個點,你必須要取得BBFC的證書將它貼在DVD背面。我們計畫在這個夏天回去倫敦拜訪並找回一些曾經拍攝過Sting的夥伴一起來玩。這應該會很有趣,我們也能再次見到很多老朋友。

問題十二:在布拉格拍攝Sting影片與在英國有沒有什麼風格上的不同?在新家你覺得愉快嗎?是否打算永久待在那呢?




Prague


Richard O'Shea:我想我在前一個問題已經回答了很多。我要說,我們在這裡製作影片真的容易許多。在這裡我們覺得很舒適,雖然有些小缺點,但無論你住在哪裡每天都會有些事情必須要去解決,整體來說是好於預期的。像我們這樣的公司被視為不正常的公司,不論是DVD壓片或封面印製都不會有人給我們好臉色。英國國家貿易標準局也不會理會我們,因為我們沒有BBFC的DVD證書...等等。就像是不存在一般,電腦修理店也不會因為發現打屁股影片在裡面而將電腦送到警察局。我們即將在捷克進入第四個年頭,捷克美麗的夏天也快來了,我們沒有任何理由錯過這些。我們沒有計畫要返回英國,並且我們準備要學習捷克語言。這不是個容易的語言,我告訴你。

問題十三:對於搬遷你有什麼遺憾嗎?

Richard O'Shea:沒有,除了想念Dr Skelps和一些朋友,包含早期Sting裡的小夥子。Rob遺失了一個好茶杯...沒有什麼特別遺憾,真的。

問題十四:Sting是你和Rob合資的企業,你們是非常成功的夥伴。是否可以跟我們談談你們的關係,你們兩個在創建Sting Pictures時各自扮演了什麼角色呢?




Richard O'Shea:我在Rob十六歲時認識他,我們認識非常久了,很多年我們都各自忙著其他事情,最後我們決定一起做一個案子--STG Pictures。Sting並不是我們生命裡的唯一。我們為專業電影及電視公司工作,英國與外國電影、電視、或紀錄片的拍攝和編輯。在Sting我主要負責導演和拍攝,業界的說法是製片人,Rob負責後製,影片最後的剪輯、聲音和圖像的分級制定等,我們真的不能沒有彼此。

問題十五:跟我們談談Sting團隊的其他成員?




Jonathan Fox


Richard O'Shea:搬到布拉格後,我們培訓了一對捷克情侶與我們一起工作,是不可或缺的好同事,不僅在模特兒的溝通上,也包含了與外界業務上的聯繫,還有一些法律工作。Jonathan Fox已經能完全獨立作業了,現在負責指揮。他展現出色的才華,過去兩年我和Rob在拍攝故事期間都鼓勵他盡量看盡量問。我很高興,他正在發展自己個風格,這讓我有時間推動其他計畫。另外一位Michal Steel負責場務,他密切的與模特兒和經紀公司聯繫,他現在正在密切關注Hornet 業務。很多新來的模特都很尊敬他,他有時也扮演很好的副導演角色,推動影片拍攝順利。

問題十六:你和Rob不時會出現在你們自己的電影中,在鏡頭前演出的感覺跟在鏡頭之後有什麼不同呢?你喜歡演戲嗎?或你覺得必要嗎?你覺得當導演快樂,還是當一個spanker快樂?

Richard O'Shea:這對我們兩個來說,都是件又愛又恨的事。作為一個導演,唯一存在的地方就應該是在攝影鏡頭之後。然而Sting與我又有點像是電影《Zulu》裡的經典台詞‘You’re ere cause there no one else; you’re ere because you’re ere!’。可能很多人會驚訝,我真的想要從演員那面退休,退出打屁股那面。

是的,我知道一定有一長隊伍的人樂意接替我的位置,我覺得非常幸運、也非常榮幸能做這份工作,但當我擔任演員的時候,我就不能從一個較高的角度來看待這部電影,讓他更完善,而當我待在攝影機之後時,我能清楚的看到發生了什麼事。我知道Rob也有同樣的感覺。在英國時,我們可以找到Dr Barton,他扮演校長甚至讓我都覺得害怕,還有Brett,他可以扮演一個拉著長音的英國佬、講著讓人討厭的完美英國腔。我們在這裡培訓演員,你也看過其中一些了,Dexter是其中的佼佼者,還有Scott Hart和Alex Granger,不過他的口音有點像《魔鬼終結者》裡講‘I’ll be back’的音調,這是我們還要去改善的。




問題十七:身為一個打屁股愛好者,你是如何看待那些臉蛋好看、身材又棒的電影明星們?例如Brett、Matt、Darren、Danny、或Sebastian,當他們光著屁股趴在你大腿上時?你是當成工作的一部分?或是會驚嘆自己的好運氣?

Richard O'Shea:哎呀,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好吧,我絕對會誠實的說。當然,如果是你的菜,當你看到他們時,任何人都會幻想脫下他的褲子。這實在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我不介意承認這一點。然而在拍攝電影時,這有很大的不同。任何人參與過我們的拍攝都會跟你這樣說。當我在導演時,我會持續想著要怎麼把事情做好,攝影機的角度、打光效果等都是我要注意的。模特兒得集中精神、所有演員都要努力贏得當天工資,這確實是一個你不能遐想太多的案子。中間休息的時候,誠實的說,Sebi趴在我腿上,當我往下看時忍不住感謝上帝,這是多麼美好的一個屁股。但我通常接下來是快速檢視狀況並詢問他是否需要休息,大部分他們會回答不用,我可以繼續。然後,又要重新開始工作了。事實上是,在工作期間你不會感到興奮,只會感覺到冷風,特別是冬天的夜晚...這絕對不是故事!我有另外的關係,不過這就讓我保密了。有句古老的格言適用這樣的情況,平常吃甜點和在甜點店工作是不同的。當你沒有的時候,你想得到它。當你得到了...你又會希望不要來太多。

問題十八:你覺得在打屁股情境中,羞辱感的重要性為何?我想應該不會是S&M形式的重度羞辱,而是會希望看到壞孩子在屁股挨打時感覺到羞愧和難堪,對嗎?

Richard O'Shea:是的,我覺得這是故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我個人來說,我是不覺得打屁股會羞恥。但我必須承認的是,我們可以將這樣的感覺放進去很多。Rob和我在拍攝時都喜歡嘗試些新情境或場景,也會尋找模特兒的特點,不一定會是我們個人喜歡的,透過良好多面向的拍攝可以讓更多人喜歡。不過,老話一句,你不可能滿足所有的人啦。

問題十九:Sting的影片中常會有些幽默的點。很多喜劇場景都會有重體罰的橋段,例如1950年代的漫畫The Beano和 Dandy之類的。你覺得幽默也包含在"情色打屁股"的範圍內嗎?如果帥氣的男孩開一些屁股的玩笑,會性感嗎?

Richard O'Shea:我過去沒有熱衷在校長形象,例如每次都用邪惡的眼神,對男孩喊要開始囉。我自己學生時的經驗,很多老師是相當幽默的,在課堂上教學時,和執行懲戒時都可以幽默。通常是用幽默的方式告訴男孩要接受懲罰了,讓小屁孩無預警的面對懲戒。同一個時間可以既嚴肅又有趣。




Brett and Dr.Barton


Dr Barton扮演這樣的角色很害,他在 Approved Education II 片中控制Brett「也許你可以幫我們全部人一個忙,下次動作快一點!」鏡頭後我們都在忍笑,Brett努力沉著臉,鬱鬱寡歡的樣子,乖乖的被Dr B.控制。那次他們也沒打很多下,也許那種感覺是互相的。這些場景會擦出火花,經過幾個嚴的打屁股場景之後,他們現在是好朋友了。The Water Boys 也是一部有趣的片,那就是男孩真實會幹的惡作劇,讓你很容易進入劇情裡面,也會感受裡面的情色與性感之處,跟著劇情進入打屁股的情緒。

問題二十:可以跟我們談談你新的計畫,Hornet工作室嗎?




Richard O'Shea:我們計畫了兩年,成立了一個新的工作室Hornet Pictures。拍攝香草同志成人影片。香草是一種大眾口味的形容詞,指的是一般同志性愛影片,不像Sting。Hornet拍攝的是一般同志故事並做愛。雖然已經有很多人在拍攝這樣的影片了,但我和Rob還是希望能參與其中並添加一些魔法,例如有品質的攝影製作技術。第一部電影主題是《大學生活的秘密》,Sting裡的明星們會有些跟現在不一樣的演出喔。

我們計畫在第一部影片之後拍少年感化院的故事,就像Sting一般,以專業電影的規格來拍攝更多非主流的影片。我們注意到同志的成人影片開始有些老套了,以同樣的角度拍攝,相同的抽插結尾。我很欽佩Jean Daniel Cadinot,他製作了很多經典情色影片,例如《Les Minets Sauvages (Wild & Crazy Boys)》和《Sacre College》。我們希望能以Hornet製作出相同等級的電影,不過這還是要交由觀眾評斷。在打屁股癖好的部份,我們在Sebastian 和 Rowan 發現了一個真實的復古風格學校場景,很適合執行完美的懲戒,我們還是會繼續為我們的朋友在打屁股世界努力。

問題二十一:製作打屁股電影,和製作沒有打屁股的電影,你是否同樣的享受?或是你享受所有的創作,與內容沒有直接關係?

Richard O'Shea:真的是同樣享受。如同我以上描述,我們以攝影為工作,我們很幸運的在從事我們喜愛的工作--拍電影。無論拍攝主題是打屁股、手淫、還是獵殺殭屍,都是我們促進創意與技巧的機會。創意與內容都同步在努力。你必須對你的主題或腳本充滿熱情,我不是單指打屁股。當一個導演(或是編劇),你必須相信你的題材適合放進螢幕,任何電影導演都會將熱情投入在銀幕,希望創意能自然的呈現,成就一個偉大的電影。能夠沉浸在電影製作裡面是種恩典,做什麼內容給誰看,或是會遭到什麼批評,都是次要的問題了。

問題二十二:你可以跟Sting的粉絲們保證就算Hornet大成功後,你還會繼續拍攝打屁股影片嗎?




Richard O'Shea:Sting生活!我們目前沒有計畫要改變太多,但也收到一些建議,Sting影片打完屁股後沒有大屌做為結尾。我覺得Sting Pictures真的是個很棒的打屁股工作室,我們高品質製作,希望它也能有好的經濟回饋。我們從來不是只為了賺錢而製作,我們會開始,只是因為想進入打屁股迷戀場景。

然而最後仍必須面對這些問題。影片製作不能沒有預算,預算來自發行的收入,但打屁股影片的市場比較小眾。我很樂意投入更多在打屁股影片上,但我們也知道,如果回報不能支持,這終會有結束的一天。另一方面,Hornet可以打入另外一個比起打屁股更廣大的市場。

如果我們能讓Hornet成功普及,那我們可以擁有Sting二十倍的市場。電影製片總是為了下一部電影的預算而戰鬥,如果我們能從Hornet得到正面回報,也會將它回饋到Sting。我們現在會在Sting結尾多加一些戲分,將故事加成雙倍長。我們也引入了Hornet那邊用到的CGI電腦繪圖,讓Sting電影也能感覺更逼真。像是‘Roman School’或‘Tom Browns Other Days at Rugby’這幾部片。

問題二十三:在你心裡有沒有什麼未來的新計畫?

Richard O'Shea:我們現在仍有足夠多的想法要執行,我還會專注在我的海軍訓練艦艇題材《T.S Morsus》上,這一直是我最寵愛的專題,並希望能把它做好。

問題二十四:我個人很喜歡《Instruments of Persuasion說服的工具》系列,還會有續集嗎?還是已經拍完了呢?

Richard O'Shea:如果有任何人能推薦我們沒想到的特色工具就會繼續。但請認真提出點子,用黃瓜打屁股這樣的點子我們不會接受。我們可以打破歷史,例如創造新的樺木歷史。目前的企劃已完成,若有好的創意會再補充。

問題二十五:你是否有計畫探討其他打屁股主題,例如國內的、現代的、或者歷史上的其他時期?

Richard O'Shea:嗯,我們的確沒有做些國內的、現代的體罰主題,我們上週的例行性會議上才討論到。我們知道父親與兒子、叔叔與姪子的紀律是現在很流行的,這些是沒有像我們現在做的題材那樣吸引我們,但市場決定力量,我們很快會製作這類題材。另外,我還想研究一些經典的羅馬、希臘題材,正在等待合適的時機,應該也能很快推出。

問題二十六:是什麼動力促使你Richard O'Shea一直支撐著Sting Pictures呢?

Richard O'Shea:好好的面對它。我比較幸運,我知道我可以完成其他人的夢想。認真的說,我享受將創意拍成影片,看著它一路成長、完成的過程。我也喜歡培訓他們,讓我能有更多的空,也許有天我會退休,但Sting將會以相同的方式繼續運作,持續製作出人們喜歡看的打屁股影片。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まとめ【Sting Pictures老&#38】

◎ 原文:Interview with a Spanker - Richard O'Shea of Sting       23 February 2011◎ 翻譯:小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